沉默的码农:日瓦戈医生

上周末在B站找出 1965 年米高梅拍摄的电影《日瓦戈医生》,断续用两天看完。其实这部电影的影响和成就,不待我说。在DVD流行的时代,这类旧时代的经典,总要排在林林总总的当代碟片之后。你想:“嗯,是好东西,我一定要找个完整的时间段,再(恭恭敬敬)好好欣赏”——这样的机会永远不会来了,就像少年时远远仰慕的女神,总被轻描淡写的混小子带走一样。真正的机缘,往往起于记忆的褶皱—— 一来我总记得《日瓦戈医生》的主题,Lara's theme交响乐般,在史诗般的片段之后,从一个类似中场休息的overtune (序幕)中响起,白桦林嵌在秋天黄叶里,煞是好看;二是是读了一篇《沉默的男人》的文章,里面有一段文字记忆深刻,多年后知道是成都的作家洁尘写的,最后她还是放不下这个日瓦戈医生。

“沉默的男人有几种,一种是睿智的,比如《肖申克的救赎》(另一个译名莫名其妙但很有名,《刺激 1995 》)里的肖申克;一种是强硬的,比如《教父》里的迈克尔.科里昂;一种是忧伤的,比如《日瓦戈医生》的日瓦戈;还有一种是羞涩的,比如《与狼共舞》中的“与狼共舞”。无论是睿智的、强硬的、忧伤的还是羞涩的,都有一种天生的力量感,一种跟沉默一同呈现的力量感... ...

我惟一牵挂的是演日瓦戈的那个演员,我一直不知他叫什么、以后又演了什么、现在在干什么?《日瓦戈医生》是 20 世纪 60 年代的电影,太久了,没人可以告诉我。于是,这个忧伤的沉默男人像一种深刻的面容在我的窗前一掠而过,永远从我的视野里消失了。我每一次从窗户望出去,都是漫天风雪。

非常传神,非常传神——日瓦戈医生的隐忍,沉默和思考,背景永远是俄罗斯广袤荒原上的漫天风雪,这个爱国者,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愿离开战斗民族荒凉的西伯利亚式的祖国。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丧父的孤儿小尤里,舅父把他寄养在莫斯科格罗梅科教授家,长大成为医科大学的高材生,没有选择教授让他待在书斋里做研究的建议,执意要做临床医生。他和青梅竹马的教授女儿托尼亚结婚,和被侮辱损害的平民拉拉相遇,应征入伍参加一战,沙皇倒台于布尔什维克的革命,他又加入革命随军救治伤员,以后命运迁徙流转于冰天雪地的瓦雷金诺和后来遇到拉拉的尤里亚金,这样一个有着独立精神的专业知识分子,在战场上行医救人兢兢业业、沉默寡言,只是用写诗来抒发自己的思想。他主动拯救了很多人,牺牲自己,让拉拉随当年沙皇权贵离开保全性命和后代,这个远离主流意识形态狂热的人,从专业上甚至超越自己的本分去救治每一个伤者,然而因为没有积极做政治站队和接受洗脑式的歌颂宣传,命运多舛。正如那个坚定的报复者斯特列尔尼科夫说,“现在世上正进行着可怕的清算。好心的先生,现在谈不上什么富有同情心和奉公守法的医生,现在只有启示录中那种执剑的生灵与长着飞翼的野兽。”,他的命运,最终还是仰仗同父异母的警察兄弟的同情得以周全。

看这个人的经历,冒出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在大浪淘沙的狂飙突进的激进时代,一个只想凭手艺和良心吃饭的人,何以自处?这样的人,在理智的社会里,适于什么样的组织和工作?在互联网时代狂飙突进,可以看到好多组织,在重演电影里的狂热,我们的确需要用口号,企业文化和仪式来塑造狂热的执行者和门徒。那么,日瓦戈医生这类人的价值在哪里?

当一个组织逐渐长大,会产生不同的部门和工作分工。这些工作分工,服务于组织的产品和服务,服务于它的商业模式,势必对人有不同的要求。有些人喜欢闪闪发光的工作安排,喜欢支配资源和权利,喜欢聚光灯下的感觉,那就让他去做那些耀眼而有巨大影响力的工作;有些人不喜欢变革和引人注目,愿意兢兢业业按部就班,做好每一件事得到他人的认同,那么他或她就该安排在稳定和需要专注耐心的岗位。喜欢技术或业务挑战的人,他们心里有自己的标准,他们像艺术家一样,为了“下一部挑战和下一步作品”,以突破和战胜自己为最高目标来工作,你想留住他们,就要不断给他们“内部创业”的激情;而那些极端自由自主个性的人,他们往往拿出过人的努力来掌握能够换取自主工作的本领,他们常常会说“不要管我怎么做,你只需看我的结果”,现实中,这样的人常常被经理驱逐,尽管其中好多真正的高手。

日瓦戈医生是一个沉默的人,一个有独立思想、自由意志的医生。他打造自己精湛的技艺,但总是试图冷静看待问题,他会问自己这件事的价值对不对,这样牺牲众人而取得暂时的胜利对不对?他会质疑组织的程序,他会考虑集体和个人、短期和长远发展的平衡。这样的人是狂热环境下的阻燃剂,是让引擎高温工作仍能健康的冷却和润滑剂。他的医术和原则,妙手仁心不需要行政命令,他不会被鸡血式的口号所激发,但从专业训练和个人价值观里生出的原则,像日瓦戈在救助游行的布尔什维克青年,救助逃下来的沙皇伤兵,救助随军的红军一样无需命令,难道这样的人就不是同路人吗?

看一部革命大时代的剧情片,想到了职业导向,委实有点奇怪?其实并不,现代企业制度的发展完善,也就是近几十年的事,资本主义来到世间。一开始也是从头到脚每个毛孔滴着肮脏的血,只不过随着劳资斗争和生产力发展,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注意到“人,是不同的”,不同职业导向的人,都可以是企业不可或缺的人才维度。德鲁克曾经说过“管理就是通过成就他人来成就自己,人生而不同有不同的职业导向,有用一个模子去削足适履,后患无穷。”日瓦戈,在今天,可以是一位有思想的技艺高超的码农。

我看到奥马.沙里夫扮演的尤里,眼神睿智平和,充满悲悯,他在追逐电车下的拉拉时,脆弱如纸片一样的心脏破裂了,他倒下,手佝偻地伸向拉拉渐行渐远的身影。耳旁仿佛传来书里的旁白:“现在我说的您要特别注意听:在别人心中存在的人,就是这个人的灵魂。这才是您本身,才是您的意识在一生当中赖以呼吸、营养以至陶醉的东西,这也就是您的灵魂、您的不朽和存在于别人身上的您的生命。”

文章来源:四维碎片。本文已获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0 推荐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哦~
异步小编
异步小编 V5

1.3K经验值

相关文章